一只扇子两只猹

呐呐这里扇子,二次元√撸章渣旧√稻米√全职厨阳炎厨ll厨√可随意勾搭!(๑´ω`๑)

14.关于罐头饮料

黄濑每天缠着青峰陪自己one on one,好在小模特比较善良,每次结束后都会笑嘻嘻地用一瓶罐头饮料犒劳自己的免费“教练”。

那天黄濑与灰崎的one on one以惨败告终,一向笑容灿烂仿佛不知失落为何物的黄濑将毛巾盖在头上,掩住了一切表情,拎起包快步走出了众人视线。

青峰在平时one on one的户外球场找到了黄濑,球场上散落了无数篮球,黄濑着了魔一般地练习着,青峰走进球场,不容反抗地拽着他坐到了一旁生锈的座椅上,近乎霸道地将手中的罐头饮料贴在了对方满是汗水的侧脸上,“请你的。”

——我累的时候,有罐头饮料;你低落的时候,有罐头饮料,还有我。

15.关于座位

甜品店里,一个女生一个人坐在靠窗的双人座上,无聊地摆弄着自己的手机。突然耳边响起了一个清朗的声音:“打扰一下可以吗?”

抬头,一张只在杂志上看到过的俊秀面孔进入视线,“你……难道是那个模特黄濑君么?我……我迷你很久了!”女生的声音激动而又惊喜。

“我是黄濑凉太没错。”

“请问有什么我帮得上忙的么?尽管说”

“真的么?这样的话太好了!那你介意坐到那里去么?”黄濑指了指拐角处的位置。

难道是邀请我与他一起吃饭吗?“完、完全没问题!”

“真是太感谢你了!”少年朝她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回头朝门口的青发少年招手,“小青峰,这里!我就说这家店最好的位置很抢手嘛,来晚就会被占啊,快过来!”

16.关于赠品

绿间去超市买东西时居然在女士内衣区发现了青峰,绿间推了推眼镜,决定不去打招呼了,还是先躲在旁边看看是什么情况。只见青峰带了一顶宽沿的帽子,帽檐压得低低的,鬼鬼祟祟地左顾右盼,最后将从货架上拿下了一款附赠可爱公仔的女性蕾丝袜然后逃也似的跑了。绿间抑制住自己吐槽的欲望,偷偷瞄了一眼货架,突然记起来那款公仔好像是黄濑这几天一直嚷嚷着想要的……

17.关于雨伞

放学时下起了大雨,黄濑一脸苦瓜相地说自己没带伞,紫原一手拉着赤司一手撑着伞幽幽飘走留下一句:“小黄仔我和小赤先走喽~”黄濑默默挥手再见,心里忍不住吐槽:放心啦不用走那么快,我是不会凑上去当电灯泡的……桃井挽住黑子的胳膊,“哲君,我的伞坏了,不如你送我回家吧?”“那……好吧。”说着给了黄濑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黄濑幽怨地望过去。绿间耸耸肩说我要先去图书馆查点资料,如果你愿意陪我去里面泡一个小时再回家我是没什么意见啦。黄濑死命摇头。青峰最终败倒在黄濑可怜兮兮饱含渴望的目光下,“好啦,我送你回家。”巨大的一只扑过来,“小青峰你最好了~”

其实,第二天黑子早上进校换鞋时无意中在鞋柜看到了黄濑鞋柜中kirakira的小黄伞,了然的笑了笑。

18.关于课桌

由于青峰他们班的多媒体傲娇了,但兢兢业业的数学老师不甘心让自己熬夜赶出来的ppt成为炮灰,于是找到了黄濑他们班的班主任,想在他们办上体育课时借用一下教室,班主任当然是满口答应了。青峰走进格局完全一样可却完全陌生的教室,神使鬼差地找到黄濑的位置坐了下去。无意中,青峰发现黄濑桌子上用铅笔写上的一行小字:我最喜欢小青峰,最喜欢和他one on one~\(^o^)/~青峰笑了笑,拿起铅笔在那行字下面写起来:我也是。

后来,听说黄濑下了体育课坐回座位后脸红了整整一天。

19.关于炫耀

帝光幼儿园:

“小黄仔身上的味道好像奶油啊~香香甜甜的~”

“真的么?我为什么都没闻到……”

“真的哦,还有小黄仔抱起来软软的,很舒服呢。”

“什、什么?小、小紫原你什么时候……”

“这个啊,午睡的时候。”紫原把头凑过去,望着黄濑舔舔嘴唇,“不知道黄仔的嘴唇是不是想看上去的那么美味呢……”

一旁的青峰突然伸手将黄濑拉到身边,亲了亲他的嘴唇,然后转过头面向紫原,“嗯,是的。”

20.关于吹眼睛

“呜呜眼睛里进东西了,好疼~> <~”黄濑放下手中的粘土,揉了揉发红的眼睛。

“不可以哦凉太,黑子老师说过的,不可以用脏手揉眼睛。”赤司抓住黄濑的手,笑得人畜无害,“我帮凉太吹吹好不好?”

“嗯。”

“诶,真的不痛了,小赤司谢谢你~”

“能帮凉太我很开心哦。”

一旁拍皮球的青峰看着不远处的两人别过头撇撇嘴。

玩沙土时,青峰往黄濑脸上扬起一把沙子。

“啊,好痛,小青峰你干嘛啊,眼睛里进沙子了……”

青峰走过去捧住黄濑的脸,“别动,我帮你吹吹。”

21.关于谎言

他进入帝光篮球队第七天,与他one on one惨败,他黯然低头,“我是不是很差劲?”

他笑着说,“怎么会,今天赤司还说你有潜质呢。”

他在毕业那天像往常那样扑上来,声音里带了一丝并不常见的紧张,“小青峰,你喜欢我么?”

他愣了愣,狼狈地笑笑,“黄濑你开什么玩笑,我喜欢小麻衣那样的啊,哈哈……”

他在听说他在枪击案中负伤后立即从地球另一端打来电话询问伤情,声音竟是颤抖,他接起电话爽朗地笑笑,没事只是皮外伤。

他连夜坐飞机赶到医院,在病床前无措地握住他的手,他撑起一个苍白的笑,“不疼,真的。”

他被推进手术室前,抬手敲了敲他的头,“等我出来,陪你one on one。”

——小青峰,你真是个二流的骗子,三流的承诺家……

【贴吧主:DreamRambler】

图为
Pixiv ID: 27093425

评论

热度(20)